国研中心朱俊生:从商业健康保险发展的观念秩序,看破局方向

发布时间:   浏览: 次  作者:鑫鑫财经

  “政府主导的保障不是水平越高越好,如果主导越多,意味着政府掌控的资源越多,意味着企业、家庭、个人的资源越少。”

  如何实现政府与市场的管办分离?如何打破垄断,实现良性竞争,真正造福于民?且听国家级智库—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院副主任朱俊生在“2018中国健康保险和健康产业发展论坛”上的发言。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今天跟大家谈谈商业健康保险发展的观念秩序。原因非常简单,因为观念是重要的。

  今天跟大家谈谈商业健康保险发展的观念秩序。原因非常简单,因为观念是重要的。

  经济学上有两个大家——凯恩斯和哈耶克。他们的观点非常不一样,以至于有一本书叫《凯恩斯大战哈耶克》,两个观点如此不同的人却有一个共同的看法——“观念是重要的”。如凯恩斯讲,跟观念的力量相比,既得利益的力量被夸大了。

  中国商业健康保险,乃至于中国的改革,都谈及一个问题——背后有既得利益,推不动。跟既得利益相比,观念的力量可能更重要。

  为什么提“观念”这个词?

  我一直有一个困惑:到底是一些真相引导观念,我们被蒙蔽了,然后我们发现了真相,找出了一个观念?

  还是反过来——我们很多选择受观念牵引,或者说真正意义上是观念引导出真相。观念或许更重要,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关于商业健康保险的核心内容。

  商业健康保险发展不充分的三个维度

  商业健康保险目前存在什么问题?

  基本事实是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是不充分的。2017年中短存续期业务下降了60%,再也没有之前40%、50%、60%的高增长。其中,疾病险近六成,医疗险三成,失能险微乎其微,护理险亦很少。

国研中心朱俊生:从商业健康保险发展的观念秩序,看破局方向

  为什么是这样的格局?背后有很多观念的东西。一百多家市场主体,产寿险公司皆有,为何依旧是上述市场格局?怎么看这样的深度?怎么看这样的密度?两个数据可以看出来:

  第一,在中国的卫生总费用当中,商业健康险支出占2.5%。

这是什么概念呢?世界卫生组织2016年做了一个报告,研究了整个欧盟国家的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,基本上数据远超越中国目前的水平。中国的医疗费用支出仅占2.5%,欧盟国家最高的将近20%。

  这是什么概念呢?世界卫生组织2016年做了一个报告,研究了整个欧盟国家的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,基本上数据远超越中国目前的水平。中国的医疗费用支出仅占2.5%,欧盟国家最高的将近20%。

  另一组数据,我们的个人卫生支出很高,去年底超过28%,商业健康保险支出占个人卫生支出的占比,去年底仅是8.7%。

  国际的数据,最高可以到61%。通俗的理解就是,有40%、50%、60%的个人支付部分应由商业健康保险补偿。

长短险比例失衡,长险中重疾险占多数

长短险比例失衡,长险中重疾险占多数

  我们的短险占比较低,三七开,长险比较多。引出另外一个问题,长期健康保险虽然占比七成,有3000亿,但中国的长期健康险多带有满期还本责任。

  如果剔除掉这部分带有储蓄性质的健康险,整体健康险保险将进一步大幅下滑,健康险依旧是不充分的。

  这个不充分可以从三个维度来讲:

  第一个维度,社会医疗保险可持续发展不充分。我认为中国的社会医疗保险,是不可持续的。在不可持续之下怎么去发展商业健康保险?

  公开数据显示,很多统筹地区,不管是职工医保还是社会医保,收不抵支已经出现。相比社会保险可持续压力、商业健康发展不充分,社会医疗保险还将面临更多挑战,与大规模、常态化的人口流动是不能兼容的。流通人口在一个城市能待15年以上的比例只占30%,如果在一个城市居住20年、25年以上的流通人口比例可能不到10%。

  但是当前规定男性25年,女性20年以上才可以享受当地社会医疗保险。所以,将来这种状况很可能是把城市的风险带回农村,所以健康风险的转移在城乡之间非常大。

  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就业模式不断发展,个人就业、小微就业的占比越来越高,这是传统社会医疗保险难以兼容的。因为传统的保险是雇主雇员的模式,大量的人在新技术、新的就业模式之下没有单位。这几年,市场就出现大量退保和脱保的状况,数量高达3000万。

  第二个维度,相对于中国的经济转型与社会转型,商业医疗保险发展不充分。关于花钱的方式:

  把自己的钱花在自己身上

  把自己的钱花在别人身上

  把别人的钱花在别人身上

  把别人的钱花在自己身上

  最有效率的花钱方式是把自己的钱花在自己身上。精打细算,最有效率。商业健康保险就是这种花钱的方式。

  社会医疗保险花钱的方式是把别人的钱花在别人身上,显然是低效率的。但它是有必要的,需要适度。

  所以可持续的发展,需要精算的平衡。如果不讲这些,会有很大问题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政府主导的保障不是水平越高越好,如果主导越多,意味着政府掌控的资源越多,意味着企业、家庭、个人的资源越少。我们资源的主体到底更多地放在行政机关还是更多放在企业和个人?

  政府的责任是建立和完善最基本的保障,包括有效降低缴费比例,为商业健康保险等其他形态的保障提供发展空间。

  我们国家终要走向一个自主治理的国家,不是走向全面管制的家长制国家。如果政府的医保、社保无限扩张,有可能走向一个全面管制的家长式国家。

  从经济社会转型来讲,国际上商业健康保险发展有不同的模式。无论是哪种模式,都存在商业健康保险充分发展的前提。

美国有一组数据,55.7%的国民有一份雇主支持他购买的商业健康保险,主要是团险。16.3%的国民有一份自己直接购买的商业健康保险。两项加起来超过70%。

  美国有一组数据,55.7%的国民有一份雇主支持他购买的商业健康保险,主要是团险。16.3%的国民有一份自己直接购买的商业健康保险。两项加起来超过70%。

金盛贵金属小金:美元回调和地缘风险双重支撑,黄金大涨

富士康拟裁10%非技术人 苹果自认iPhone狂潮结束?

贝得来A股票配资平台在线杠杆炒股券商开户:牛市怎么才能把握住

华尔街的交易强国希望改变美国证券交易所

伊佩克润滑油精彩亮相2018上海法兰克福汽配展

“烧钱最长保险公司”七年亏超5亿 众诚保险冲

2017年,众诚保险的亏损额度比上年增加30%至4296.7万元。其二,由于2017年大圣科技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募集资金5.5亿元,其中众诚保险按原持...[更多]

2018天津失业保险金额度提高了多少 失业险每

2018天津失业保险金额度提高了多少 失业险每月多少钱...[更多]

健康保险提速助推险企优化产品结构

健康保险提速助推险企优化产品结构...[更多]

2018,谢谢你爱我

2019,让温暖继续……...[更多]

国家医保局通报8起欺诈骗取医保基金典型案例

人民网北京3月29日电(记者崔元苑)2018年9月起,国家医保局会同国家卫健委、公安部、国家药监局联合开展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...[更多]

相关阅读

当前位置:鑫鑫财经 > 保险 > 正文

Copyright © zarvagroup.com 鑫鑫财经 版权所有